随薪锁欲:出身湖南山村,从月薪2300深圳女工,到纽约谷歌年薪7

孙玲| 阅读:794 发表时间:2019-08-22 优选好文

最近看到一个新词,感觉说的就是我本人了——

有个差不多的学历,拿份差不多的工钱,过得也差不多还行;

但想要更好一点点,突破一下下,却很难了。

 真想问:起点一般、资质平庸的人,到底怎么能实现人生跨越呢?

 刚巧,最近看了一位小姑娘的故事,给我平淡的生活打了一剂强心针——

 未命名-1

从深圳流水线月入2300元的女工,做到纽约谷歌办公室的年入10万美元的女程序员,旁人眼中的“逆天改命”,她用了10年。

编者按:18岁那年,孙玲第一次离开湖南小村,去深圳打工。十年里,她从流水线上的打工女孩,一步步走到纽约曼哈顿,成为坐在谷歌办公室里的程序员。她说自己的故事里没有逆天改命的迫切,只是在每个当下,十分清楚自己不想要什么,然后愿意付出成本去挣脱惯性,不断摸索属于自己的位置。


她的故事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“阶层固化”这个当下触动无数人焦虑神经的词。人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?孙玲有自己的答案,“信息时代,只要有不竭的好奇心,强烈的学习意愿再加上一点学习能力,每个人都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。”

或许从大环境上来看,改变命运变得越发艰难,但对于每个个体来说,人生终究是一场自我教育。

大家好,我叫孙玲,今年28岁,湖南娄底人。我出身农村,父母都是农民。高中毕业,我去深圳当了流水线工人,单调枯燥的生活让我苦闷。在那里,我第一次明确了我不想要过这种生活。

通过自学自考,我摆脱厂房,转行做了程序员。2018年,因为想要见识更大的世界,我选择自费赴美读研。学业完成后,我得到了Epam Systems公司年薪10万美金的offer,承担与谷歌业务对接的工作。

从深圳龙华区的手机电池组装流水线,走到纽约曼哈顿的谷歌办公室,我用了十年。但我要分享的,并不是一个逆天改命的鸡血故事。

我希望通过我的经历告诉大家,起点低的人,在信息时代并没有低人一等。只要有不竭的好奇心,强烈的学习意愿再加上一点学习能力,每个人都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2019年3月3日,纽约,“climb to the top“活动现场,我在洛克菲勒中心66层楼顶天台拍下这张照片,俯身望去,曼哈顿的繁华忙碌尽收眼底。

即使在周末,这座城市也从未停止运转。街上人流攒动,西装笔挺的西班牙男人,便利店柜台前哼着歌的埃及小哥,地铁里演奏着欢乐颂的巴西艺人……而我是这其中并不起眼的一员。

每天早上从布鲁克林出发,搭乘地铁抵达城市的心脏,前往切尔西区第八大道。我在这里度过的每一天,都富有挑战且充满未知,像小时候我在湖南老家玩过的万花筒。

我在娄底长大,家乡是个三面环山的小村,去镇里赶集要走一个小时的路。村里家家户户都以种田为生,日子清苦。

我的爸爸(左二)是木匠,妈妈(左一)务农。爸爸的手艺已被时代淘汰,现在终日打牌消磨时间。我还有个哥哥,照片中的小女孩就是哥哥的孩子。一家四口守着家中不多的田地,生活只能说是勉强维持。

小时候,我并没有强烈的“知识改变命运”的信念,因为我身边没有这样的例子。执拗地想读书,只是觉得坐在教室里比干农活轻松地多:每天顶着日头翻地、收割,用枯燥重复的劳动换取不多的收成,我不想一辈子过这样的日子。

但我哥和我不同,小学毕业后,哥哥曾跪在雪地里,赌咒发誓,死也不要再去学校。就这样,哥哥把读书机会毫不在意地抛在雪地里,连同我的那份一起。

这是2015年回家帮忙做农活,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,很少有照片留存。

初一读了半年,我休学了。跟着有理发手艺的舅妈学了三个月洗头、使推子,实在没有兴趣,我放弃了。

我知道这个机会来之不易,同村的孩子,别说女孩了,就算是男孩能顺利读完中学的都非常少见。我的童年玩伴,11个人中只有我最后坚持读完了高中。

我读书用功,但成绩一直不算优秀,高考考了399分。在学校应届生中排名第一,但依旧够不上二本线。考虑到家里的经济条件和父亲一贯的态度,复读我连想都不敢想,我的学生时代就此匆匆结束。

高三暑假,学校组织了一个免费的软件培训夏令营,我抱着好奇的心态参加了。七天的培训课让身为电脑文盲的我大开眼界。我已经不能忍受待在乡下,像爸妈一样,过那种一眼望到头的枯燥生活。

我想去更大的地方,看看别人都在怎么生活。

这是2017年我在深圳参加学生服装主题派对。现在回忆起来,学生时代的我很懵懂,每天都在读死书,但对于“未来想活成什么样”毫无头绪,唯一明确的,就是不要当农民。如果有可能,最好要像电视剧里的女主角一样,美丽纤细挺拔,坐在办公室里敲着键盘当白领,闲暇时满世界周游,看不同的风景。

2009年7月21日,我和高中同学结伴登上南下的绿皮火车,经过14个小时的漫长车程抵达深圳西站。我的流水线生涯正式开始了。

我所在的工厂负责生产手机电池,早8点到晚8点,我坐在潮湿闷热的厂房里,面对着眼前仿佛永远不会停下的流水线,对着电池测试,喷码,包装,像提线木偶一般重复着单调的工作,毫无价值感。

8月11日是我离开家后的第一个生日。当天我上晚班,下午醒来后,我没去食堂,买了桶泡面为自己庆生。在宿舍的走廊上,我机械地吸着面,望着楼下匆忙的行人,突然对周遭的一切彻底失望,鼻子一酸就哭了。擦干眼泪,晚上我继续去上班。但从那一刻起,心里的念头越来越清晰:我要努力脱离这个不属于我的环境。

这是我和同来深圳打工的高中同学拍的大头贴,现在她在深圳从事外贸工作,已步入婚姻,我们偶尔会在网上聊天。

我知道,离开并不容易,如果没有可以傍身的技能,离开不过是换个地方做厂妹。我想学点什么,掌握一门自己喜欢的、可替代性没那么强的手艺。

摆在我面前的首要难题是钱,我开始一边寻找合适的培训机构,一边攒钱。当时吃住都在工厂,日常开销不大。说实话,生活并没有给我很大的空间去省钱,我的原则是:除了保障基本温饱,剩下的钱我要全部用来支付学费。靠着这一条,从2009年年末到2010年5月,月薪2300元的我攒了1万块启动资金,碰巧那时也敲定了一家位于华强北的软件培训机构,入门课程学费8000元左右。

2010年5月7日,我辞职了。这是辞职当天我写下的日记。

观澜(工厂所在地)到华强北,20多公里的距离。我终于走出工厂,重新做回学生,与之前不同的是,这次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。

其实父母当时并不支持我从工厂辞职。只因一句“枯燥无聊”就放弃稳定的工作,这种行为在他们看来冲动且矫情。我能做的,就是该学习的时候学习,该工作的时候工作,无论多苦多累都要完成学业,找到相关工作,证明自己的选择是对的。我没有退路。

那段日子,我唯一的不满是下午课时太短——那会儿没钱买电脑,日常练习全靠下午的实操,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有一台自己的电脑,什么牌子都行。

课余时间,我在肯德基和四川菜馆做小时工,也穿插着在路边派发过传单。但第一期学习结束,我的经济条件还是到了捉襟见肘的程度:当时虽然攒了三千多块,但并不够支付二期的学费。因为经验不足,我又找不到编程相关的工作。

最迷茫时,我给家里打电话说明了自己的困境,并表示无论如何都不会半途而废。打电话后不到一周,爸爸往我卡里打了3000块钱。就这样,我凑够了第二期学习的首付,磕磕绊绊完成了三期软件培训的学习。

这是2010年夏天,第一期培训时,我和同学端午节去爬深圳莲花山。

经过整整一年的编程学习,我获得了一纸结业证书和1万块的债务,还有一

份月薪4000元的IT工作。

2011年9月,我正式入职深圳的一家技术公司,我有了自己的工位,有了自己的办公电脑。那一刻,我终于确信工厂生活离我远去了。这份工作主要负责深圳公务员工资系统的开发和维护。

与电脑打交道,周末双休,拿着4000块的薪水,这份工作符合我的所有预想。

没有兴奋多久,我就开始自卑:一方面是当时的业务能力不足,另一方面是我对自己当时的状态很不满意:穿着普通、肤色偏黑、微胖,和人说话时常常脸红,习惯一个人缩在角落里——这不是我想象中“白领”该有的样子。

但我并没有清晰的改变规划,父母也对我说,能养活自己就好。2012年4月,我凭借一己之力还请了欠下的所有贷款。

这是2013年3月,春节回家,微胖的我和侄子侄女的合影。

还清贷款后,我的生活变得稳定且规律:工作日按时上下班,周末双休逛街,聚会,泡图书馆。但心里也隐隐地泛起对未来的担忧。直觉告诉我,只有高中文凭,英语能力不行的程序员是没有前途的。

有次周末逛街碰上书城附近一家英语培训机构推广课程,抱着好奇的态度了解了一下,我需要从最初级开始学习,学习两年半5个学期的课程, 学费是25600。

简单计算了下我每个月的支出,交了学费也活得下去,我立马报名了。我的想法很简单,既然想学,就行动。钱可以再赚,只有不断学习,才能让我有能力和状态去体验很多不一样的事。

这是英语培训班上,老师Eric(右一)和另外两个外教为我们示范英语情景对话。

英语学习之余,我也在刷学历,先是报了西安交通大学的计算机专业远程教育课程,拿到了大专文凭。2014年1月份,又利用1年半的周末时间完成了深圳大学的专升本课程。即使到现在,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也是我生活的常态。

这是读专升本课程期间,我和同学们一起去爬山。

上培训班的小班课,每次说英语L和N不分时,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但我的老师Eric总是很耐心地望着我,示意我勇敢说下去。为了学好英语,课程之外,我也开始看美剧,积极参加深圳的英语角活动。

这是2015年7月,我参加深圳英文读书交流会。

2014年6月,在一场英语公益活动结束后,我被拉进了一个学习群,偶然间了解到了飞盘运动,当时很好奇就参加了几次。慢慢爱上了打比赛时体会到的归属感与成就感。这是我2014年在深圳场地学飞盘。

因为飞盘,我认识了很多有意思的人,他们说着流利的英语,满世界周游,明明是我的同龄人,却拥有着那么多丰富的人生经历。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程序员,相比之下,总觉得有些逊色。

那段时间,我有时会逃掉深大自考的课,去不同的地方打比赛。我觉得,只要真的学到了知识,就不必拘泥于是否坐在教室里,逃掉的课,我会利用其他时间把进度补回来。

接触飞盘后,每个月算上场地费,交通费,我会投入3500元左右。后来又爱上了跑马拉松,置办了不少跑鞋。除了学习,我的生活中第一次有了新的更有趣的事情,我觉得自己花的钱付出的时间都是值得的。

2016年8月,我跳槽到了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。随着经验的增长,文凭的提升,我的工资也完成了从4000、6000、10000到16000的提升。

从2009年初来深圳,7年里,我跟它一起成长着,庆幸自己没被抛下太远,应对日常的工作生活越来越从容。

这是2017年3月,朋友Patric的送别晚会上,我和朋友Sonia喝酒,一起对着镜头搞怪。

2016年11月,我和朋友们一起去马尼拉参加飞盘赛事活动,晚上住在一间独栋民宿,一行十几个人喝酒聊天玩游戏,那样恣意玩闹的日子,现在想起来都嘴角带笑。

这是2016年极限深圳飞盘沙滩赛结束后和队友们一起庆祝。那天我们出其不意得了第一名,是场痛快淋漓的比赛。但回归到日常生活后,激情很快被琐碎的工作吞没。

我又开始“蠢蠢欲动”,2016年圣诞节聚会,我在心愿卡上写下自己的未来愿望:我要去其他国家至少生活一年,无论是学习,还是工作。

将愿望正式付诸行动来源于一则招聘广告。

2017年初,浏览招聘网站时,我偶然间看到有家公司招聘赴美带薪实习的程序员,很好奇,就点了进去。这个项目有八到九个月的学习期,一年的实习期,要求申请者有本科学位,编程相关工作经验,可以正常沟通的英语能力,以及能够支付第一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。

了解清楚后,我决定努力一把,反正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,为什么不去试一下呢?

定下目标后没有犹豫太多,按照计划走就可以了。在2017年10月份入学前,考雅思,努力攒够第一期的费用(大约10万元)。

雅思虽然学得磕磕绊绊,最后只考了5.5分,但还好通过了学校的要求。这是2017年我在家中自学,刷雅思题库。

正式收到美国学校的offer是在2017年9月8号, 打开邮箱刷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刻并没有想象中的兴奋。整个申请过程,每个节点一步步走过,新的未来已经在向我招手,但一切尚未尘埃落定。

收到offer后,我给家里打了电话。爸爸的第一反应是,你怎么还在读书啊?

的确,步入社会8年后再出国读书,这是个很小众的选择。我高中时的好友大都结婚生子,爸妈其实希望我也能过上安稳的生活,离家更近一点。但自从我能独当一面后,他们开始尊重我的想法。学新知识,去美国读书,这些他们虽然不理解,也都默许了。

我和家人的关系,比从前好了很多,尤其是和哥哥。更年轻的时候,我总觉得很不公平,那么好的读书机会他不珍惜,而我却需要三番五次地争取。但其实他也不容易,能做的活儿选择有限,如今在省城工地上做体力,身为单亲爸爸,一个人赚钱养三个孩子,甘苦自知。

2019年2月,我从纽约飞回家过年,这次团聚,我觉得他比从前成熟稳重了许多。这是我们全家人拍的合影。

2017年10月,我离开深圳飞往美国爱荷华州,在这里开始了为期九个月的学习。

每月一门课程,上午理论,下午实操,每一天睁开眼睛,觉得一切都是新鲜的。高中毕业后,我一直没有都停止过学习,如今,我的努力终于能够让我看到了一个和成长环境完全不同的世界。

这是2017年,我在学校图书馆自习,准备驾照考试。

根据课程安排,我养成了一些新的生活习惯,体验到了大学生们赶早课、下晚课、和小组成员一起讨论课题的感觉,有种无忧无虑的自在感。

这是小组讨论课上,我和同组成员们进行模拟职场的情景交流。

2017年春节,一门课程的老师想组织中国学生举办春晚活动,但班级里8个中国学生没有一个出头的,活动快要取消时,我慢慢举起了手。

其实当时我心里也很矛盾,虽是主动请缨,但我没有任何组织活动的经验,英语口语不好,沟通能力也差。直觉上我知道这是个锻炼自己的好机会,但还是免不了顾虑重重。

布置场地,主持春节活动,举办中餐美食会,整场活动下来,我发现一切没有那么难,只要跨出第一步,后面遇到的问题都可以一步步去解决,事情会慢慢成型,最重要的是要有主动的心态。

从那次后,“life begins at the end of your comfort zone”成了我的信条。无论在学习还是生活中,只要遇到我好奇的,想要尝试的,我都会逼迫自己忘掉面子这回事儿,主动主击。

这是春晚活动吃中餐环节,看着大家的笑脸,我很满足。

在美国,我也一直在坚持玩飞盘和跑步。因为飞盘,我在学校结识到了很多好朋友。课余时间,有时我会去教堂,在这里,我认识了很多积极友善的外国朋友,也更深入地了解了当地文化。

转眼,专心学习不需要为了挣钱而担忧的九个月结束了,我必须找到带薪实习的机会才能还清贷款,并且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。我给自己定了一个期限,三个月内找到工作。课程结束的那天,我乘飞机离开爱荷华州,搬到了离硅谷很近的加州圣何塞。

美国找工作的流程是慢悠悠的,和国内不太一样,先是邮件沟通,第一次安排面试会给你打电话通知,接着去参加面试,再等一个星期,才会收到回复。

开始我有点心急,也只能强迫自己适应。很累很烦的时候,我选择去住处附近跑步。长跑过程中,我能全身心地放松,完全地面对自己。这是我在布鲁克林跑半马。

面试官很友好,送我出门时,他问起了我的经历,鼓励我回去赶紧刷题。我还记得当时他说“你走得太快了,基础没打稳,本科生都需要四年时间去沉淀的。”

回家的路上,这几句话一直在我脑海里打转。我承认自己能力不过硬,但如果把能力的强弱跟学历高低划等号,我无法接受。信息时代的巨大优势,就是个体不必局限于某种单一的教育形式,而是可以利用各种渠道自我教育,自我成长。

但多说无益,拿实力说话吧。从那次之后,我更加努力地去刷题,为自己制定了一个每日刷题计划,备战面试。

这是2018年9月3日,我制定的刷题计划。

经历两个月60场面试后,我拿到了Epam Systems公司的offer,办公地点在纽约曼哈顿,承担与谷歌业务对接的工作,年薪10万美金左右。

面试过程意外地顺利,HR简单问了一下我的工作经验,就安排公司的技术面试,接着是谷歌的技术面试,整个流程下来大概一个月。

正式收到offer那天,整个人晕乎乎的,心里想着原来一切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,但又觉得仿佛是一场梦。唯一肯定的是,关于未来,我又按照自己的想法向前推进了一步。

这是2019年2月21日,入职后我参加谷歌云的推介活动。当天是星期四,为了参加这个活动,我专门和老大请了假,因为觉得这是个长见识的好机会。

最近,我计划在Coursera上自学一些计算机算法和机器学习的课程,也准备考下托福,进一步提高自己的英语能力。如果将来真有机会可以转正为谷歌正式员工,我希望自己胸有成竹地去迎接那场面试。

身为女孩子,闲暇时间我也喜欢逛街买衣服,但不太在意时尚感,更看重它们是否舒适。即使到现在,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,经济水平提升,我对吃穿用度仍没有过高的要求,能满足基本生活就好。

这两年慢慢地也开始关注护肤美妆,也会添置一些香水、口红,但投入不多。我觉得钱应该花在自己更感兴趣的地方,比如学习,比如购置运动装备等。

我现在每天大概九点到公司,然后吃早餐,有时会边吃边看YouTube上的英语学习视频。

上午处理社交APP的私信,回复邮件,规划今天要做的工作。中午十二点到一点,参加公司的Google tech talk活动,之后吃午饭。

下午是高效工作时间,小组站立会议、工作中的棘手难题,我都会在这个时段处理。下午五点半左右,如果我规划的今日任务已完成,我会处理一些自己的事情,晚上六点半去食堂吃饭,之后去飞盘场地练习2小时,11点左右到家,然后洗漱冲凉记日记玩手机,12点半左右睡觉休息。

这是6月11日,一天的工作结束后,我在布鲁克林的McCarren Park 玩飞盘,每周一我都会来这里和朋友们打“友谊赛”。

在这里做程序员半年了,我们周末几乎从来不安排加班,工作日晚上加班到11、12点的情况也非常少。

最近,国内的同行都在讨论996,我觉得996如果是一种个体选择或精神,我很认同,年轻时人应该努力为自己的梦想和事业打拼;但如果它异化成了一种制度,我不接受,如果我生命的所有重心都围绕着工作,并因此丧失自己的生活,看不到其他的人生可能,那我宁可不要这份骄傲。

纽约是个很美的城市,我很享受当下的生活状态,但不确定是否会扎根在这里。

从离开乡村,进入工厂,再到走入IT行业,关于未来,坦白说,我一直没有什么清晰细致的规划。我只是很好奇,如果当下的生活不是我所满意的,那么摆在我面前的那些多彩的未知到底是什么?

现在想想,虽然我曾是个出身寒微,一无所有的乡下姑娘,但真的很幸运,一边奔跑一边收获了那么多靓丽的风景。我还想继续奔跑下去,勇敢地迎接未知。

我希望通过我的经历告诉大家,起点低的人,在信息时代并没有低人一等。

只要有不竭的好奇心,强烈的学习意愿再加上一点学习能力,每个人都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*文章为原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网站的立场
本文由网站发表并编辑,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,并请附上出处及本页链接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

友情连接